你是否也曾见过 童话里的海天碧蓝

海角的红叶。

未卜之遥

未卜之遥

        画锦

  一。初始


   夜半的车厢。各式的人以各种各样的姿势倒在面前不足四十平方厘米的小桌上、旁边仰头打着轻微呼噜的同伴或陌生人身上,或是靠在坚硬的玻璃窗上,随着火车规律的晃动颇有节奏的颠着头。头发与彻夜凉透了的玻璃摩擦产生静电亲密的趴在夜色里。混合着汗臭与隔夜食物气息的呼吸黏腻而寂静。

   一个短暂的浅薄的睡眠也逃不掉梦靥。纠缠的撕扯的争吵,声嘶力竭的奔跑和逃亡。挣扎着醒来时车厢里...

在我心里,一个时代落幕了。
曾经觉得情深义重的MSN会一直与巴萨同在。从没想过,两年之后,我认为只是靠利益捆绑的BBC还在,MSN却先一步走散了。
也许,利益永远比情义坚固。
再见吧,这一程,不送了。

随意一瞥看到这两张没什么特别的图片。突然被戳中眼泪哗哗流,就那个夏天幼儿园空空的下午,如今我走失在重洋外,妈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。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呢。

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,拥有爱和感知被爱的能力确乎是一种幸运。绝非理所当然。流失了内心的敏感,人像只剩干枯的躯壳,天地也小了。

思考人生时,我不时觉得,自己不过是一根被冲上海滩的漂流木。从灯塔方向吹过来的贸易风,摇曳着蓝桉树的梢头,沙沙作响。

——村上春树  《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

路遇星火斑斓的教堂。

时日盛夏。

© 落潮如宴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