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心里,一个时代落幕了。
曾经觉得情深义重的MSN会一直与巴萨同在。从没想过,两年之后,我认为只是靠利益捆绑的BBC还在,MSN却先一步走散了。
也许,利益永远比情义坚固。
再见吧,这一程,不送了。

随意一瞥看到这两张没什么特别的图片。突然被戳中眼泪哗哗流,就那个夏天幼儿园空空的下午,如今我走失在重洋外,妈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。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呢。

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,拥有爱和感知被爱的能力确乎是一种幸运。绝非理所当然。流失了内心的敏感,人像只剩干枯的躯壳,天地也小了。

思考人生时,我不时觉得,自己不过是一根被冲上海滩的漂流木。从灯塔方向吹过来的贸易风,摇曳着蓝桉树的梢头,沙沙作响。

——村上春树  《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

路遇星火斑斓的教堂。

时日盛夏。

以为往事隔山隔海,记忆却如此轻易汹涌澎湃。

回忆是件伤筋动骨的事。

    英语考试结束铃响。我没有坐在原地等监考老师清点试卷,早早收拾好文具提着我的透明文件袋第一个走出考场。那时校园里还没有什么人,像我的心一样难得空旷。大门外却是熙熙攘攘,家长们簇拥在大门前焦急不安的等待他们的孩子。我很快找到了爸爸妈妈,迎着他们的笑脸扑在爸爸怀里。高考的两天我住在学校,跟着学校的车来考场,考完再坐学校大巴回去,他们每场考试前都早早来到考点大门前等着看我一眼,我进去考试,他们就坐在车里继续等,快结束了再出来迎我,再看我一眼。即便只是看一眼,也要坚持为我来到一个别的城市,住在宾馆,坚持等候在考场外。高中不允许带手机,爸爸在高考前买了我喜欢...

    高三一整年的兵荒马乱,临阵时的大义凛然,结束后的怅然若失——五年了,回想在英语结束铃响起后如释重负的走出考场,夕阳灿烂的迎在我脸上,背朝暗红色的教学楼,把压力和过往一起留在身后头也不回。那时的我不知道,被我留在原地的,其实是我最纯粹的,再也不能重来的青春啊。


© 落潮如宴|Powered by LOFTER